重要提醒關閉

查看更多》

第七章 山洞奇遇

作者:湘山云|發布時間:2019-11-11 16:55:25|字數:2836

這少女就是為躲避父母的逼婚,從京城而來的溫玉霞,她騎馬走了一個多月,就想來這湘南青山派拜師學武藝。走到湘南汝城時,被溫體仁派出的官兵發現,兩個官兵把溫玉霞抓住準備帶回京城。不料在這山洞中碰巧遇到胡遠風。

胡遠風一劍挑斷捆住溫玉霞的繩子,溫玉霞一甩那瀑布般的頭發坐著轉了過身來。兩人目光相視都不禁的怔住了,胡遠風即便在夢中也沒想過這世界上竟然會有這般美貌的少女,這是一種雍容華貴的美,瓜子臉膚如凝脂,一雙美目似一潭盈盈秋水般明凈清澈,流露出聰穎的光芒。胡遠風癡癡的看著醉了,溫玉霞的美目也與胡遠風對視著,同樣也被這英俊青年那明凈而又純真的雙眼給吸引住了,兩人相視片刻之后,溫玉霞羞澀的偏過頭回過神來,桃腮泛紅。

溫玉霞剛要說話,忽然感覺到腿上一陣麻庠,低頭一看不由得一聲尖叫,原來,竟然有一條金色的小蛇咬在她大腿上,胡遠風也被溫玉霞的尖叫回過神來,順著她驚恐的目光看去,暗叫一聲不好,胡遠風在山中生活這么多年,一眼就看出這是山里劇毒的金環蛇。胡遠風撥出劍,劍光一閃,毒蛇便變成三段。溫玉霞一身驚叫站起身來,驚恐的靠在胡遠風身旁。

胡遠風拉住溫玉霞的手臂叫道:“趕緊坐下,不要動,咬到那里了?”溫玉霞臉色通紅指了指大腿的位置。

面對這個還來不及說上一句話的少女,胡遠風一下就清醒過來了,在這杳無人煙的地方,如果不及時救治,她隨時會有生命危險。胡遠風焦慮的思考著,怎么辦?

此時,溫玉霞轉過身來向胡遠風雙手作揖道:“感謝公子兩次相救,這條小蛇咬一口應該沒事,我都不曾感覺到疼痛,請公子不必為我擔心”。

胡遠風用劍指了下地上的小蛇,焦急的說:“姑娘,你知道這是什么蛇嗎?這是山里出名的劇毒金環蛇,被咬之后如果不及時救治,很快就會毒發致命的。

溫玉霞聞言眉目一驚,轉而面色坦然的對胡遠風道:“人生一世,終將化為塵土,公子不必為我焦急,我生而清白無憾,死已不足懼,只是公子的救命之恩恐怕此生難報!”

胡遠風上前拉住溫玉霞的手急切的說:“可我不愿意看到你死!”

溫玉霞那兩汪清水似的眼睛注視著這個才剛剛認識的英俊青年,被這份純真的熱情感動了,她仰起頭喃喃說道:“生死由命,我命該如此,卻又能如何?”

胡遠風紅著臉說:“我有方法治療,可不知姑娘能否同意?”

“什么方法?”溫玉霞有些驚訝的看著胡遠風。

胡遠風也不言語,撥出寶劍,只見劍光一閃,溫玉霞的裙子便裂開一塊,大腿處露出一片雪白如玉的肌膚,溫玉霞一聲嬌呼,羞的滿臉紅霞,閉上了眼睛。

胡遠風合上寶劍,俯下身子說了聲:“時不宜遲,姑娘,多有得罪了”。

胡遠風翻開溫玉霞裙子的碎片,一片如脂如玉的肌膚昡目的呈現在他眼前,他定了定神,看到個小紅點,便知道這蛇齒痕跡。他深呼了口氣,把嘴唇貼緊傷口用深吸,頓感鼻息之中傳來一陣少女的芳香,讓人心醉神迷。溫玉霞感到胡遠風那溫濕的嘴唇吸毒時,不禁的一陣喘息出聲來,全身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,她感到心跳加速,血液在沸騰,這是一種從沒有體驗過的感覺。

胡遠風一邊用力吸毒液,一邊用內力逼出自己口內的毒液。每一次吸毒,溫玉霞都禁不住的發出低聲的喘息,這種聲音讓胡遠風難以自控。過了一刻鐘,胡遠風累的氣喘吁吁,感覺毒液也吸的差不多了,看著溫玉霞雙目緊閉,臉色緋紅,正要說話,溫玉霞卻伸出雙手緊緊的抱住了胡遠風。

胡遠風倒在溫玉霞柔軟的身上,臉剛好貼在少女豐滿而溫熱的胸前,一股世間最美好的花香般的芬芳撲鼻而來,迷醉,就在這一刻…

像進入一個芬芳的花園,又像大海中飄零的一葉孤舟停靠在了溫暖的港灣。胡遠風深吸著這種醉人的氣息,不由自主的用頭摩挲著這片柔軟的沃土,溫玉霞不禁的抱住了胡遠風的頭,胡遠風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兩人緊緊的抱在一起……

天已經黑了,山洞外卻還下著大雨,雨夜有些冰冷,雨聲伴著喘息聲絲毫不影響兩顆年輕而火熱的心。

世間的愛情就是這么奇怪,兩個還沒有說上幾句話,甚至還不知道對方姓名的少男少女,就這樣交付了自己的一切。這或許就是世間所說的一見鐘情吧。不需要語言,只要一個眼神與表情便可以讀懂對方的世界。

雨已停,天也已經亮了,一縷清晨的陽光從洞口鈄射進來,照在這對少男少女的身上。溫玉霞先從睡夢中醒來,他看著身旁這個陌生而又似有些熟悉的男人,感到有些不可思議,昨晚的發生的事情似在夢境中,但一切又是那么真真切切。她站起身來快速的披上了衣服,推了推身邊這個男人:“哎!醒醒…”

胡遠風睜開眼睛,兩人相視一眼,竟然相對無言,都不知道說什么好。

溫玉霞把身體背過去道:“快把衣服穿上…”

胡遠風感到一陣臉紅,趕緊穿上衣服,鼓足勇氣上去低著頭對溫玉霞道:“姑娘,我昨晚…實在不好意思,對不起…”

“對不起有什么用,把人家弄的腰都快斷了!”溫玉霞看著他一副窘迫的模樣,噗嗤一笑:“哎!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“我叫胡遠風,請問姑娘什么名字?”

“遠風江急潮來晚。晚來潮急江風遠。橫岸斷山青。青山斷岸橫,是不是這個遠風?好有詩意的名字呢!”溫玉霞咯咯笑道。

“姑娘,不好意思,我不懂念詩,只是我師父教過我識過字!”

“這是宋詞,宋朝王炎寫的,其實我也不太懂詩詞,偏偏我記住了這一首,因為這首詩有些意思,正念反念都是同一句詩,后面還幾句我卻記不起來了!”

“我叫溫玉霞,我爹說我出生時正是傍晚,天邊紅霞滿天飛,我爹說,大家閨秀就要溫柔似玉,所以我叫溫玉霞!”

溫玉霞一陣滔滔不絕,胡遠風從沒想過一個名字也能講出這么一堆道理來。他想起昨晚的事,向溫玉霞問道:“昨晚那兩個官兵模樣的是什人,怎么會綁住你?”

“那是我爹從京城派出的官兵,要抓我回京城和那風流公子哥結婚!所以我才千里迢迢逃到這湘南來的!”

“你爹怎么會那么狠?”胡遠風印象中,父母都是最好的親人。

“為了升官唄,唉…不說了,我父母兩人,一個想升官,一個貪財,那個家我是呆不下去了!”

胡遠風嘆息道:“你是有家不能回,而我卻是無家可歸,我們都是可憐人啊!”

“無家可歸,你的家人呢?”

“父親在我很小時便去逝了,母親和姐姐在我八歲時被壞人抓走了!”胡遠風眼神有些暗淡。

“那壞人真可惡,等找到了一定要殺了他!”溫玉霞對胡遠風的遭遇頓生憐憫之情。

“哦,對了,我等下要去我家鄉汝城尋找母親和姐姐,溫姑娘打算去那里?”胡遠風道。

“我還能去那里,肯定是跟著你了,我現在肚子都餓的咕咕叫了,你還把人家的裙子都弄破了,準備把人家扔在這荒山野嶺嗎?”溫玉霞有些氣呼呼道。

“姑娘,不是這意思,我是怕擔誤了你什么要辦的大事!”

“你這呆子,我一個逃婚的人,還能有什么大事要做,我本來是想去青山派學武藝的,昨天看你與那官兵打斗出手不凡,以后就跟著你學了,呵呵,你走到那里我便跟到那里!”溫玉霞說著就走過來,有些嬌羞的挽著胡遠風的胳膊!

溫玉霞把頭靠在胡遠風肩上,堅實的臂膀讓她感到充滿了安全感;青春少女的氣息撲面而來,胡遠風也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溫暖。兩人走出山洞,翻身上馬。

一對初戀的情侶,共騎白馬走在崎嶇的小道上,意氣風發,聊不盡的人生夢想;萬丈紅塵,訴不盡的情意綿綿。一陣秋風吹過,羞紅了臉的楓葉在空中翩翩伴舞,青山與綠水醉了,藍天與白云也醉了…

舉報

投推薦票(1)

投月票(0)

請先登錄

您當前沒有推薦票

推薦票規則

我要捧場

本月推薦票

0

我的推薦票:0

我要贈送:
1

確定送出

您當前沒有月票

投月票規則

我要捧場

本月月票

排名: 距離前一名差距

當前月票:0(1張月票=2000金幣)

我要贈送:
1

確定送出

  • 紅酒

    200金幣/杯
  • 鉆石

    800金幣/顆
  • 跑車

    2000金幣/輛
  • 別墅

    10000金幣/棟
  • 游艇

    50000金幣/艘
  • 飛機

    100000金幣/架
數量:
贈言:

每累計捧場2000金幣,系統免費贈送此書月票1張,本次捧場此書可得0張月票

結算:

0金幣

原價:0金幣

升級VIP享更多會員折扣

捧場

余額不足 請充值

取消 充值

已成功捧場 1

同時為作者送出1張月票

感謝您的支持

關閉

已成功捧場 1

同時獲得1張月票

感謝您的支持

關閉 投月票

已成功投出0個月票

感謝您的參與

好的
操作失敗,請重試~

已成功投出0個推薦票

感謝您的參與

好的
操作失敗,請重試~
x
您的賬戶余額:金幣 | 充值 訂閱VIP章節
《湘南雙劍傳奇》金幣/千字
  • 第七章 山洞奇遇

    2836字/

    立即訂閱
  • 訂閱所有未購買的VIP章節。

    (請注意:不含未發布章節)

    批量訂閱
  • 當您閱讀到本書付費章節時
    將直接購買不再提示

    開啟自動訂閱

第七章 山洞奇遇

2836字/金幣

您的余額不足,請充值去充值

x
您的賬戶余額:金幣 | 充值 訂閱VIP章節
《湘南雙劍傳奇》

金幣購買全本

章節舉報

舉報對象

第七章 山洞奇遇

舉報類型

舉報內容

0/100

確定

丰游网络全民来捕鱼